關於部落格
轉移至→http://gintamaaddiction.blog125.fc2.com/

歡迎來找我喔w
  • 6597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4

    追蹤人氣

【陪在你的日子下】(骸雲)







那天,並盛中學一年一度校慶登出,平日已有氣氛此時更是熱鬧非凡。不論在哪個角落總是能看到人群湧往與攤位。
 
唯一被封鎖的校園區域寧靜許多,幾乎聽不見遠方人聲。
 
叫風紀成員們解散逛攤,獨自一人走到校園做在樹蔭下乘涼。雲雀昂首望天,等待和他有約的人過來。
 
一陣風微微颳起扶過雲雀臉頰,他撇頭轉向右邊,那個熟悉人影好端站在眼前,嘴角正揚著平慣笑容。
 
他緩步過來,主動坐在雲雀旁邊。
 
「不論戒備多好,我還是進來了。」骸拖著頷得意笑著,雲雀只有裂嘴回應。
 
曾經吩咐過成員們見到照片上的這位人不要抓,就給他放肆進來自己再咬殺。其實那都只是藉口。
 
好沉默了一會兒,骸又開口了。「你怎麼不去逛?」
 
「你覺得和你去逛攤,那個攤子會有生意嗎?」雲雀略為疑問說道,彷彿在說自己是校慶剋星,就連骸也不例外。
 
骸乾笑,隨後雲雀後頭又補上一句。「而且我比較想陪你。」
 
「呵呵呵,你這樣說我好感動。」難得聽見對方這般講,骸心情比以往更是放鬆許多。只是在他有生之年能聽幾次就不曉得了。
 
樹葉輕飛,飛落在骸與雲雀坐位中間。
 
望著天際,一朝冷冷笑著說。「恭彌,我們這樣還能維持個多久?」
 
「……」面對這問題,雲雀沒有正面回答,撇向看不見骸方向一旁。「你問做什麼?」
 
「雖然這樣很快樂,但看到這些跟著風的葉子沒有方向定位,會不禁讓我想到我們平靜相處能維持多久,我能陪你又多久……」
 
看著骸如此說著,這對雲雀而言不是很難懂,裡面又有一點悲傷味。
 
「花會開會榭,人相處的經過會印下。我們不就是這樣又複雜又單純。」拿起中央葉子在拇指與食指來回旋轉,雲雀難得微揚嘴角講。
 
複雜,那個認識後每次再見就是心情複雜;
單純,那個認識後每次行為就是同樣動作。
 
骸用他最不想用的笑法一遍又一遍,他卻曉得雲雀以為他在開玩笑。
 
我從來不對你開玩笑。
 
「哪天我突然消失了,你會怎麼做?」
 
「告訴我,然後我會記得你欠我的債‧咬殺。」
 
「是嗎?呵呵呵。」這算是比較安慰的答案吧……他不希望雲雀講出什麼言情之詞,或許他要走也比較捨得卻又不捨。
 
若是讓恭彌知道他被禁錮的日子不遠,反應又會是如何……?
 
我會用我還在這世界的日子陪你,直到離去。
 
忽然,雲雀稍微靠在骸肩上,不斷轉著手指間樹葉。「有朝一日我們去其他地方,去會只有兩人的地方,不要有人打擾。」
 
骸略睜大藍色眼眸,他很訝異雲雀會這樣跟他講著。
 
隨後淡笑一下回應。「好。」
 
 
 
 


 
 
*************************************
 
 
 


 
 
 
能不能不要相信『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時圓缺?』
 
兩人相約出來故意搭最後一班準點火車,靠坐在只有彼此的車廂。
 
望著窗外景色夜黑,路燈因火車速度而快速閃過,城市也隨而漸變成平靜山頭。骸目光由窗外轉到窗內,此時雲雀正靠在他肩上熟熟睡著,安穩。
 
「他這樣睡挺可愛的嘛……」不由自主呢喃幾聲,身手繞起雲雀身子抱緊。「被他發現大概又要咬殺我了。」
 
多麼希望雲雀過來咬殺我。
 
高山霧氣略些矇矓,待兩人下車後骸緊牽著雲雀的手怕他會走失。
 
〝你知不知道什麼叫『夜櫻』?〞我不知道。
 
〝喜歡櫻花的人居然不知道,你比較喜歡白天就是。〞……
 
〝『夜櫻』就是在晚上時看櫻花,懂了嗎?〞喔。
 
早上問完雲雀問題,骸馬上邀他晚上時去看櫻花。奇怪的是他死都不信夜間能看,骸依舊拉他出去走。
 
經過一翻路程波折,終於能看到前方一絲光線。加快腳步走過崎嶇,一出去就是白燈炙閃打落在粉櫻身上。
 
好虛幻又好真實。「這場景就似你和我打架的那段記憶。」
 
「你不要拿起拐子朝我這裡打過來啊!」額間微冒出冷汗,骸連那種念頭都沒有,誰又知道那麼剛好。
 
找了個適合位子坐了下來,燈不僅照著櫻花也照著兩人。只有兩人。
 
「原來這就叫夜櫻。」
 
「嗯、這就叫夜櫻。」骸邊脫下外套邊說道,批在雲雀身上防備著涼。「山上溫度較低,而且又是晚上。」
 
「你不冷嗎?」
 
「我沒有你那麼虛弱。」自從骸打贏之後,不是說雲雀太弱就是不堪一擊。
 
良久,雲雀微伸出手捧著從樹枝飄離的櫻花,在白燈照耀下更是粉淡許多。「你怎麼知道他是夜櫻?」
 
「帶情人出去不都要先查好資料嗎?」骸噗嗤笑了幾下,他怎麼想都想不到雲雀居然會問這種問題,或許是沒聽過才這樣問吧?
 
從口袋裡拿出了兩張紙條,骸把一張遞給雲雀,隨後拿起筆開始在膝蓋上放著寫。雲雀看到後只見密麻幾字擠在一起。
 
身邊雲雀沒什麼動作,另骸有些無言以對。「快寫,不然時間過了就沒效了。」
 
「心願。」雲雀很冷靜說出兩字,骸點點頭就把筆遞過去。
 
和骸一樣寫了密麻幾串,爬到樹上將兩張掛在相同地方。下來後又合掌再拍個兩下,雖然不像是日本會許的方式……
 
「不能講喔,講出來就沒意義了。」輕輕將指尖放在雲雀薄唇上,骸瞇笑講著。
 
「反正我也沒有意願。」
 
「今晚就睡在這裡好了,不會有人過來。」靠在樹幹上隨後攤開手對著雲雀。
 
「不要。」
 
「那我拉你過來。」拉一把將雲雀倒入懷中,用身上圍巾包覆彼此。
 
再給我多一點時間陪著恭彌……
 
骸只有這個心願。
 
 
 


 
 
 
**************************************
 
 

 
 
 
 
花會開會榭,人相處的經過會印下。我們不就是這樣又複雜又單純。
 
若是能在禁錮這段時間依舊有和你的記憶,我又何必把事情給想得困苦……?因為審判者會奪走,然後叫我把你忘記。
 
只要恭彌腦海中有印下我背影就夠。
 
外面正下著滂沱大雨,洗清了世界骯髒與罪惡。雲雀站在窗前不斷看著雨一滴一滴落下,那雙眼眸也不由自主留下淚來。
 
照著臉輪廓,落在衣角無聲無息。這場雨就如同在訴說他的心情有多糟。
 
骸悄逝離去他,就在窗前不過五分鐘發生。
 
即使雨有多大,彼此沒有拿傘,骸依然掛著平時笑容,雲雀依然擺著平時毫無表情臉龐。
 
髮際一次又一次淋濕,也一次一次滲入心裡。
 
「你要走了。」雲雀對骸講著,聲音略有些顫抖。
 
「我來向你道別的,恭彌。」骸笑得苦澀,除了小時那種被實驗心情之外,這大概是最難受的一次了。
 
「我能消除你的記憶嗎?」
 
「不要。」
 
雲雀一口否定,眼神黯然許多。「算的帳都還沒算完……」
 
「你會很痛苦的,或許我們先前不要見面會不會比較好。」
 
「只是想保留,你不要再說了。」
 
明明曉得骸在幫他失去記憶,好讓自己專心於在學校內外的事,卻不想聽什麼話給個放心,感覺會比現在更空洞。
 
寧願保留著一絲擁有的,也不想失去所有。
 
在與骸的相處期間,幾乎沒有以外事件能麻煩;
在與骸的陪隨度過,幾乎沒有左右人為能介入。
 
為什麼一個人走了,另一位人需要丟棄與他走過日子和回想徘徊?若是要叫雲雀說個藉口,他會想說〝認人咬殺比較方便〞。
 
「那麼你願意等我十年嗎?」若些欣慰。「不怕我會失去你的身影?」
 
「不會,我還記得。然後在窗口等你……十年。」
 
「我愛你,恭彌。」離別前放出他平日笑聲,輕抱著雲雀。他不懂感情,但人間所稱的愛就是酸甜苦辣。
 
這次的抱法……為什麼過得好苦又甜呢?
 
在雲雀身上找到感覺,值得保護的感覺。小指間鑲上了紅線,看了之後就能想起一些、一些也好。
 
骸淡淡離去,懷抱彷彿撲了個空,卻依稀記得那句話。
 
『我愛你,恭彌───────────────────……』
 
 
 
 

 
 
***************************************
 
 
 
 

 
 
愛在彼方,遠在離心。
 
〝恭彌,你都沒有講過我一次名字。〞嗯。
 
〝講一次好不好?〞不要。
 
〝……〞……骸。
 
〝呵呵,我就知道你最愛我了。〞才怪。
 
 
 
 
該怎麼說呢?這算是比較言情,而且恭彌有被我寫得很扭曲化。()
 
這個故事沒有結局也不曉得,雖然感覺是沒有XDDD
而且能在接十年後下去……(望天)
 
恭彌這個兒子被我寫崩壞了W
骸感覺上很專情,其實是內心私心綜合體////
 
所以這6918之愛的言情文除了私心還是私心b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