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轉移至→http://gintamaaddiction.blog125.fc2.com/

歡迎來找我喔w
  • 6583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4

    追蹤人氣

【傷‧飛‧離去】(骸雲)

 
 
 

 
 
 
*********************************
 
 
 

 
 
藍色窗簾正隨著風彿飄揚著,櫻花也悄悄散落一地。只有幾片不小心飄到窗內,白色牆壁正映入映襯粉紅。
 
 
緩慢落到床枕邊,在病床上人士只動了他的黑瞳斜眼看著,他卻不能伸手去觸碰曾又愛又恨的的櫻瓣。望了一下之後,視線移到天花板上。
 
 
天花板看似很矮,茫然到自己躺在這冰冷床上已有幾回都不曉得。日子一天一天過去,心卻一日比一日還要痛。他在痛什麼?幾度認為自己該放棄了仍不肯……
 
 
起了半身,穿上拖鞋走向窗戶景色,以往風氣凝盛的雙眸只有空虛,毫無表情凝望一片天空,對櫻花更感覺到沒了愛。看到粉櫻掉下,他卻想狠狠撕毀掉。
 
 
過了良久,病床的門開了,六道骸臉略為沉重看著雲雀背影,輕輕把門關上。
 
 
雲雀沒有轉頭,依舊望著天空然後沒說半句話,他早該認為兩人之間已經沒有什麼話好說了,就算骸是否來都無所謂。
 
 
是骸,才有心碎那麼久的他。想到現在自己這種慘樣,不都是他最愛的結果嗎?
 
 
「恭彌,你怎麼……」骸試著關心心情已經很差的雲雀,但話還未說對方硬生吞回。
 
 
「你來做什麼?」帶著一絲感情都沒有的語氣,要是能出手他很想將骸一拳打死出去。「我不是叫你不要來嗎?」
 
 
「可是我不能丟下你不管。」沒錯,他不能丟下雲雀不管,即使他對自己有多恨。
 
 
忽然雲雀轉身面對六道骸,臉色比以往更糟糕更狼狽,他大聲對著骸大鬧,早不顧喪心的自身。「你去找你那最在乎的首領,不要在過來了!!」
 
 
「恭彌你不要這樣,拜託你冷靜下來……」
 
 
「說什麼丟著我不管,每次我要去找你時你人都去哪裡了?看著你和他有說有笑我的心有多痛,然後我又要裝一副若無其事面對?你到底把我當什麼了?!」
 
 
他早沒管過身為風紀委員長的氣勢,更不在乎平貫對人態度。
 
 
以往紅潤氣色現在蒼淡去了,雲雀無力跪在冰冷地板上像失了魂魄,停止失態舉動。六道骸蹲下身子伸出手撫摸他冷頰,看到雲雀這樣心就很痛,卻不及於他痛苦。
 
 
什麼都看在眼裡,什麼都想避而離去……
 
 
「要給我任何答覆都好,若是你想要再讓我這樣。」雲雀冷清講著,骸聽略絲顫抖聲音,沒回話。
 
 
說愛他又要傷害他……
 
 
今天櫻花顏色淡到飛揚在陽光下都看不到。
 
 
 
 
 

 
*********************************
 
 
 

 
 
雲雀總是冷淡看著骸與其他人接觸,不代表就是接受。
 
 
曾眼眸是映入骸與首領之間對話,骸從沒綻放笑容是因為首領而開,在與骸相視同時自己也沒追問,試著不放在眼中。
 
 
原以為討厭群聚找到一點依靠,最後才發現那是伸手不出的夢想。
 
 
「我們用言語交談本來就不適合了……」嘴角上揚一抹苦笑表了心情,堅強鳳眼內照著臉廓留下唯一淚水之後就停止了。
 
 
或許沉默是相處之間最好模式,又偏偏不能擁有。
 
 
───────────────────該放手了。
 
 
將長久以來壓制情緒發狂後,雲雀一直坐在椅上望了下櫻花雨的天空很久,久久沒開口說一句。
 
 
骸站在他身後,也一句沒發的陪他。
 
 
身軀留著,心飛了。居然為了一位人而躺在病床上,失了該有標準,何等愚蠢、何等換來的結果?
 
 
「那個恭彌,我……」我能為你做什麼?骸很想對雲雀這般講著,哽咽在喉嚨遲久不說出。他知道雲雀不會聽,一次都不會。
 
 
雲雀稍微聳了聳肩,回覆往常平靜。
 
 
「這樣就好了。」若是那位首領能給你綻放笑容,也沒什麼話能說了……「你走吧,我們就到這裡。」
 
 
「……」爾後骸一回身就走,漸化成朦霧離開了封閉冷暗的病房。
 
 
在輪迴世中我還會在過來,恭彌。
 
 
 
 
 
 
 
 
對不起……────────────────────
 
 
櫻凋。
 
 
 
 

 
*********************************
 

 
嗚我從來不曉得自己會寫出這種文OTL|||
不應該把恭彌寫成躺在病床然後骸君悔心。(嘆
 
 
雖然唯一比較快樂的是:每次打恭彌兩字後面出來都是「女部的她」X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