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轉移至→http://gintamaaddiction.blog125.fc2.com/

歡迎來找我喔w
  • 6583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4

    追蹤人氣

【非執著】(骸雲)




***************************************
 
 
 
雨正滴聲響著,打落在湖面上波起了漣漪。
 
 
他們相同站著一片地面互望彼此,任憑雨濕了衣角都無所謂。沒有任何一人在哭泣、沒有任何一人在傷心,只是男髮男子說他今天要走,但黑髮男子卻不答應。
 
 
揚起了一抹笑容,他的恭彌居然不讓他走。「我要走了會讓你這樣心情浮躁啊?那麼我在恭彌心目中有地位了。」那是地位,一個很重要到無法放手的地位。
 
 
「是誰說心浮氣燥了?在還沒咬殺你之前我不會放過你的。」鳳眼凝視著前方曾打敗他的黑曜人物,手持著浮萍拐下一個動作就準備咬殺。骸卻每次都給他合理化,他覺得雲雀不讓他走就是在乎。
 
 
曉得被人在乎的滋味很愉快,從小到大自己都是獨悠而走,打敗了並盛第一強者委員長之後從部下口中聽到懷恨於心,骸心中依然愉快。
 
那孤傲不染塵氣的雲早已被他蹂躪了,想起醒來時恭彌依舊鎮定堅守自己冷靜,不管身子或是心靈精神被糟蹋多慘,回來的仍是不染塵氣,孤高心傲與美麗重疊,恭彌就是這樣迷人。
 
 
他總是在貫徹他的不凡之道,才會讓骸一次又一次進入自己眼瞳。「我是不是給恭彌一個不能放下的心情,怕我在外面又闖禍了?」
 
 
「不要給我麻煩其他隨便你。」大不了只是生活少了個咬殺水果的樂趣。
 
 
「那恭彌會想起我嗎?沒有在你旁邊我會擔心阿。」雖然知道雲雀會有理智分辨,但要是事出在並盛身上叫他不抓狂都難。
 
 
「你的命是我的,別忘了。」
 
 
「呵呵呵,我和恭彌訂下了契約所以不會忘。」骸笑著,就算死也要死在自己心愛的人的中。因為這六次輪迴就已經註定了。
 
 
骸緩走到雲雀面前掛著他的招牌笑容,伸手靜拂上白皙臉頰摟住腰際。雲雀卻難得沒有反抗或推開,浮萍拐悄從手中滑落至地,金屬聲一輕響濺起了水花。
 
 
這樣的情況、這樣的雨天,這樣的不明曖昧只有這兩人知道。
 
 
「嘛恭彌你濕了,你會感冒喔。」口中這般說著,其實自己挺喜歡現在的恭彌,就是多了一份性感讓人無法目光轉移。白襯衣隱約看到透明似能看見裡面,骸倒是沒有多大膽子敢去看,難得恭彌不反抗再看又要被咬殺了。
 
 
沉默了許久,雲雀微張起紅色潤唇言道。「你要去哪?」
 
 
稍微愣了一下,骸沒料到對方會問他將前往何處,雲雀任何行動言語總會超出自己的想像範圍,深不可測。唯一令自己高興的是雲雀會主動問起,分明是表達了內心最深層純真的一面。「那個地方很危險所以恭彌不能過來喔。你來了我怕會失去你。」
 
 
「我有說我要陪你去嗎?無聊。」
 
 
「哎呀你讓我心好痛,人家一直都是很愛你的恭彌。」骸將臉埋在雲雀頸中裝個撒嬌,說自己缺乏愛所以要恭彌陪讓他覺得很無聊。
 
 
老實說自己就算沒有骸陪著,他一人也能過日子,他是在蔚藍天空不受拘束的浮雲,名字與武器也擁有相同代表。骸要走是少了一點樂趣,但總是要先給他打個半殘在走才略算放過。
 
 
很簡單你是我要咬殺的對象,他不是執著。浮雲不會因為執著而停留空中等那位人歸回,他會一直往前不讓別人超越……
 
 
愛這個名詞還是動詞,又適合了嗎?
 
 
「恭彌你永遠都是我的人,而我也永遠都是你的人。你和我定下了契約,再下一世除了見面又會有第七世出現了。」
 
 
「那你就給我好好活下去。」雲雀說話不帶一絲感情,但輕揚上嘴角冽笑添了幾分美麗。
 
 
待雨微微縮小了,骸的身影也開始漸化透明了。他微開左眼只剩右眼異於常人的六世能力,悄悄發動第一道能力送給雲雀。
 
 
「你還沒告訴我第七道要叫什麼。」雲雀說完話,身邊開始有粉櫻漫天飄落……一片又一片掉落在這對戀人之間。
 
 
骸將臉離開頸子,笑得邪魅。照片櫻花海是最後告別的禮物,而他們就要在這個虛幻之中分開,聽著雲雀問題骸聳了一下肩。「那就恭彌想,你取什麼那就叫什麼。」
 
 
隨後溫柔撥開了劉海在額間上輕吻,雙眼充滿了不捨。「愛之道。」
 
 
「那你要貫徹對我的愛,六道骸。」
 
 
「是,我的恭彌。」
 
 
 
 
 
 
櫻花消失了,骸走了。
 
但愛之道依然在運轉,直到死去然後再下一世開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