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轉移至→http://gintamaaddiction.blog125.fc2.com/

歡迎來找我喔w
  • 6583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4

    追蹤人氣

【櫻花紛飛時】(骸雲)




*************************************
 
 
櫻花紛飛時我看到你的身影,在我身邊不曾離過。
 

 
六月季節曾不開櫻花,唯獨在彭哥列總部後院的一小角落有的粉色櫻辦飄落著,那一片一片花瓣在黑髮人士的眼眸不斷徘徊,鳳眼曾沒有移動視線一步,穿著和服靜靜看著他又愛又恨的櫻花樹。
 
當那位他還想咬殺的藍髮人士站在他旁邊時,揚掛起嘴角笑容指著眼前櫻樹。「恭彌這棵樹在五年前你生日我們一起種的,還記得嗎?」他總是笑著對雲雀說,紅眼與藍眼與他黑瞳相視。
 
雲雀聽到骸這樣一說,二話不說撇頭不回應骸的話。但骸也沒有去勉強雲雀要講出來,因為他曉得對方還記得只是不想講,講出去便會覺得是奇蹟了。
 
隔年六月櫻花開了,開了好美好美到痴醉。那天是骸的生日,而在那天櫻也開得盛大,讓骸不禁得意和他的恭彌講。「呵呵今天恭彌最愛的花開了,而且是我生日喔有沒有高興?」
 
「要高興做什麼?」雲雀語氣沒帶任何一絲感情,櫻花盛開日子和他要咬殺對象生日在同日讓他心情有些不悅。
 
依舊微笑對他最心愛的恭彌,雖然恭彌不認但對他而言有很重大的意義,在恭彌生日種而在自己生日開分明是證明了兩人是共同體,不管霧雲還是雲霧都有深刻含意在。
 
現在雲雀是一人的,一人站在粉櫻之前獨自欣賞,卻悄悄地欣賞出一些寂寞,身邊沒有人陪隨的情緒思想。
 
你和我在一起就不能說自己是孤傲浮雲。骸跟他這般說著,那時是骸第一次用正色的表情對他,而他雖沒有任何驚訝表情呈現在臉上,卻是這句話改變了自己的孤傲獨行。
 
和骸在一起的時間瞬間覺得虛幻不實的可以。
 
「等我哪天出的什麼事而回不來,恭彌要看著這棵櫻花樹想我喔。」骸把玩著雲雀的髮絲在指間不斷滑動,他好喜歡這樣玩著恭彌。而雲雀只有勾起他難得一見的微笑,這微笑讓長髮男子好愛好愛。
 
對方最真實的也只能對方擁有。
 
「那你就現在消失給我想。」
 
「嘛……我還想再多陪恭彌一點。」骸輕抱起生平最珍貴的寶物,恭彌每次口中心裡是不一的簡單來說就是口是心非。
 
雲雀忍不住骸的一些無用話語,撇臉額間冒出了些許不明顯的青筋。「嘖只會說那些沒用的話。」
 
「我要講什麼你才會覺得那有用呢?」
 
「說我愛你。」雲雀撇回對骸這樣言道,在櫻瓣飄絮映簾襯著白皙細緻的臉龐,血色漸暈出淡紅頰色。這在骸的眼中就似一幅畫,驚於傾心的畫,然而聽雲雀要他說出他的要求,不禁揚起嘴角冷魅笑了。
 
恭彌心中在想什麼自己也想不到,思想也像霧朦朧般啊……
 
只見骸將雲雀靠在樹幹上,一手扶起下頷另一手握緊的對方小手,在兩人唇間輕吐氣溫柔說著。
 
「我愛你。」
 
奉上吻住了薄唇,漸成了舌纏烈吻在櫻樹下簽下契約……
 
 
***************************************
 
 
櫻花只有粉色才美,染上了血紅就不美了。
 
 

 
他急速奔跑著,一停下腳步就彷彿會離開那位人。但是他不曉得自己為何要如此緊張壓迫,他想要咬殺的長髮男子倒在血泊中呼吸感覺微弱,口中不斷喃唸著『恭彌』兩字。
 
和突襲彭哥列總部的軍隊纏鬥了好幾天,使用六道能力精神也已用盡,隨著軍隊人士不斷進攻,奮力發動自己最後的力量使用世絕……地面被剷平了;人消失了,那個異於常人的紅眼流出了絲絲血跡,身子重心不穩倒在地上沒有再爬起來的力氣。
 
想起這場戰役的前幾天他和恭彌約定好了,他會回來在櫻樹下過生日。
 
「恭彌你現在在哪裡……?」我想見你,現在只想見你。骸的嘴角不斷唸著又唸著,他感覺自己從沒有面對死亡的恐懼,卻在這次戰役中害怕了,徹底的害怕闔上眼睛之後就見不到雲雀。
 
對了今天是我生日,要回到總部先和首領報告然後再到恭彌的房間從後面抱住他,接著牽著他細緻的手……走到櫻花樹下……
 
許願望?第一個是待在彭哥列久一點等時機佔領,第二個是帶著恭彌和庫洛姆築小窩過生日,第三個……呵呵呵不能講。
 
戒指買好了,不知道他會怎樣咬殺我?阿我可不能讓他看到那麼狼狽的我,只可惜我好像不能夠起身了……
 
臉龐沒了血色,此時的六道骸想嘲笑自己會這樣,心跳跳得好微薄又緩慢,大概要死了吧?被人利用的實驗品該不該存在並不曉得,他現在唯一思想就只有恭彌、恭彌一人。
 
從瞳孔流出血絲因為皮膚蒼白更為紅豔,紅豔到大家憎恨,那是死亡代表、死的代表、通往地獄的代表。藍色髮絲在地上散落一地,手中仍緊握著三叉戟好希望不放開,那是重要的東西阿……
 
我想不行了。「恭彌……!」眼框中漸流出了液晶流水,靜靜照著骸的臉廓而流下,闔起最後一次看到光芒絲點也是最後一次為那位人哭泣,然後嘴角依舊揚掛笑容……
 
黑色的看不到好像在水牢一樣,我能不要去嗎?我想再多陪恭彌一點。嘛手突然有溫暖但是我看不到……在冰冷地方有如此溫暖的感覺好幸福,第三個願望要……有人在叫我的名字?可是呼喚愈來愈小了……那是恭彌嗎?
 
我在這世界最眷戀的事情就是擁抱過你。
 
第三個願望是希望再好好擁抱你一次。
 
再見,恭彌。我告訴自己死前沒見到你不是遺憾。
 
 
 
「骸……?」雲雀看著倒在血泊的骸手中插戟已經離手,說不出話而靜靜將骸擁入懷中。
 
 
***************************************
 
 
生日快樂,六道骸。你看到天空好藍但是沒有雲,當然也沒有霧。
 

 
一年了然後花開花枯也一年,身邊空盪無人陪伴也有了一年。那是個陽光照得到的房間,卻是心有空虛形容不上的。
 
後院櫻花如往常充滿了生機,一絲絲不停飄著映入雲雀眼眸接連不見。被樹埋光是個豎直的白十字架,上面有美麗刻出的紋路,十字架前面是座墓上頭放著新鮮的花,沒有名字。
 
只有現在這位人知道他叫六道骸。
 
晚上那天是要出前線前的一日,雲雀坐在他辦公椅上著下步戰略的手冊,天上輪月的明亮光絲照在他臉龐上顯得額外透明。突然他拿起了桌上的浮萍拐壓在頭上方,那個人現原形了。
 
朦朧霧從四周漫散開來,早已不太清楚的景色現在更是添了神祕三分,又有殺氣七分。
 
而那殺氣七分都是從雲雀身上來的,因為他不歡有人打擾他正閑清的時候,尤其是這位令他厭惡的傢伙───────六道骸。
 
「呵呵呵恭彌你生氣了好可愛啊。」
 
「你找死。」
 
「你怎麼知道我在你後面?我明明用的很無聲無息呵呵呵。」骸笑著,推開下方抵著他的拐子隨後坐在雲雀的辦公桌上面。該說自己的愛人太過於敏感?還是這突擊已經讓他識破了。
 
「並不是每個人都這麼沒警覺,還有,離開我的桌子。」要是他現在身上不是穿和服,不然自己很想從這鳳梨頭上踹下去。日情已久對骸的忍性愈來愈大,而對方也一日比一日囂張。
 
骸整理著藍色髮絲,看到雲雀頭髮那麼亂也很想幫他梳理一番,只是用完之後不曉得手還在不在就是。「彭哥列敵人已經很接近我們了,明天我們要一舉消滅掉他們。我在外面前線而恭彌在總部內。」
 
聽到後挑了眉間,銳利鳳眼直盯眼前人士。「為什麼是你在前線?」群聚就咬殺是他一慣鐵律彭哥列也曉得,這樣要死敵人數目也很快偏偏是要這狡詐傢伙,首領做出的決定他若難以接受。
 
他笑了,笑得邪魅又大聲。「剛開始是你和我都要在前線的,只是我跟彭哥列說我一人就夠,留個位子在總部當前線給你顧守。那些東西也不需要你親自下手對吧?」
 
「理由一大堆。」好個六道骸瞎扯理由把彭哥列矇過。雲雀不喜歡他理由,是要給他沒事做泡茶閑著。
 
其實他也是不想的,能和恭彌在同一戰場上本當是高興,只是有什麼萬一也要自己就好也不希望恭彌陪著下地獄,總部也有很多祕處可逃,比起在外面寧願自己死。
 
恭彌活著就好了。
 
微瞄一眼骸的表情略些擔憂,輕吐一氣後便對他說著:「我什麼時候怕死了?」
 
「我只是不希望你受傷阿,恭彌受傷了我會心痛。」
 
「一個禮拜之後是你生日。」雲雀不想再多談無聊軍事,闔上書本放在骸的大腿上。說真的他不曉得為何要說骸生日將近。
 
這一方面也代表他怕失去嗎?
 
骸有些高興因為雲雀記得。「是啊再過ㄧ個禮拜,但那時的我應該還在戰場上吧?我真的不行了恭彌你要來救我喔。」
 
「等你真的出事吧。」等你出事吧,雲雀是這樣說的。
 
 
 
 
 
走廊傳出急速的腳步聲不斷在回響,用力打開房門扶門身喘息著,彭哥列首領一臉憂愁和茫然,似呆愣看著正與他面對的雲之守護者。
 
雲雀隨手丟開手中闖入宅邸的敵人,手上盡染了鮮血。「怎麼了?」
 
「骸他……」澤田綱吉抓著雲雀衣袖,緊張地雙唇在微顫抖,雲雀微睜了雙眼,表情也瞬間茫然了。
 
骸他倒了,倒在血泊中流出豔紅鮮血。
 
 
***************************************
 
 
今天是六月九日,那個叫MUKURO的藍髮男子卻不在。
 
 

啊?六月九日不是我的生日嗎?已經有一年了啊?呵呵呵感覺好像是昨天才發生的事情,那我徘徊也有三百六十五天了。靈魂轉世不可能我的罪惡很多呢。
 
在這棵櫻花樹上也有一年了,每天看著天氣變化、氣溫冷熱、景色和總部,然後這棵沒有枯過隨時櫻花都在飄舞,然後十字架……
 
還有我最親愛又想念的恭彌。
 
哎呀他穿和服?!害得我好想從他背後抱腰上去然後轉身吻他,感覺應該很可口美味吧?哪一次不是這樣的?我看到我的霧之戒了在他脖子當項鍊啊!!我就知道他是最愛我的。
 
呵呵呵看起來很平安就好。
 
若是恭彌過得好六道骸就過得很好了。
 
雖然我聽不見你聲音,但我從那個嫣紅薄唇口語中嘴型所講的……『今天很重要,我來看你這個鳳梨。』真是怎麼講鳳梨阿?
 
『一年了在地獄過很好是吧?沒有你少了一些樂趣,咬殺的樂趣。算了今天櫻花很漂亮,經過你的手還沒枯死就很厲害了。』
 
『你會回來吧……?別忘了你和我約定過什麼。』
 
呵呵呵我當然會回來,等我再次輪迴吧。
 
再一次慶祝我們擁抱的六月九日……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