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轉移至→http://gintamaaddiction.blog125.fc2.com/

歡迎來找我喔w
  • 65922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14

    追蹤人氣

【路太遠】(骸雲)





路太彎
  愛在轉   相信愛情會等待
以為我   能習慣   一個人的安全感
 
      路太彎   愛在轉   相信寂寞會忍耐
      我一路上   跌跌撞撞   卻找不到那個擁抱的形狀
 
 
 
***************************************
 

「你說這個叫櫻花啊?我第一次見到呢。」
 
 
「喔?」雲雀撇臉像六道骸注入目光,揚起一抹艷麗勾笑。「義大利沒有這種花。」為什麼你總是要笑得很美呢?
 
 
粉色聚在一起矇矓整片感覺形容不上來,六道骸初次給櫻花感覺就是和現在站他旁邊這位叫雲雀恭彌的人很配,每次只要有花瓣掉下就會很注意、注意那幅漂亮的畫。
 
 
是的、很漂亮,卻擁抱不住一整個美。
 
 
一輪明月掛在天際中照亮黑暗,也照亮兩個正在廝殺打鬥身影,金屬聲來回奏響在耳中,他們曉得只要有一方倒下那位人就注定輸。
 
 
血濺飛了四周也濺在兩人臉上,面對著無情攻擊縱使口中說:我和你早沒什麼關係,聲音卻是微抖冷顫得另一位人心碎,在對方黑色眼瞳中看見堅強早已粉毀,然而在前一夕他是多麼孤傲不實。
 
 
是他這雙手害了之間分裂,那不會復合的微巧關係。
 
 
一朝揮下武器被打落在十尺之外,尖銳戟頭指著對方喉嚨眼神亦是沒帶任何殺氣反而是憐憫罩住全部,被戟指住的人勾起冷笑說著。
 
 
你要殺就殺吧,就像你說的命中注定。
 
 
六道骸在雲雀眼瞳中看不到對他眷戀,或者是說早該拋棄下往年感情選擇了分道,因為是黑手黨的內部間碟,是啊……
 
 
以前的我們不是這樣,但又是什麼原因讓我們變成這樣?
 
 
在上一句雲雀說出得找不到了屬於他的堅強傲人。
 
 
「其實雲雀你很脆弱啊……」六道骸心沉語輕,沒有表情出不捨眉峰微些皺起。「不問我為什麼嗎?」
 
 
「幹嘛問呢?」白色制服被血染成一片紅,傷口處還在滴惝著血。雲雀眼眸沒有亮光點閃,像是尋找不到什麼東西而失落的感覺,嘴角絲絲流出血滴,他曾一度期許的終於結束。「不抱著期待又何必問呢……」
 
 
在他是孤身穿梭在人群縫隙間那刻找到去向,眼前這位叫六道骸的總是對他好溫柔,一再對著自己伸出手。
 
 
當大手牽小手時,握手中心始終溫暖。那麼現在的溫暖呢……?原來孤身一樣注定孤身啊……或許當初不抱住關係就不會這樣。
 
 
是的,我很脆弱卻是因為你而脆弱。
 
 
「我還以為你會想知道呢。」紅眼在夜晚中閃耀著。「親愛的雲守啊……在死前有什麼話要說?」
 
 
「現在只能用三個字來說。」雲雀首次擺脫了冷笑,他真的打從內心勾抹起黯悲微笑對上六道骸,笑起來是多麼痛。「我恨你。」
 
 
下一秒血花濺灑四周,地面草葉包刮骸的臉龐都碰上了鮮紅,漸轉為蒼白的看不見血色,原來的皮膚在月光照亮下更顯為透白,連唇也轉不回以往嫣紅。
 
 
一生眶啷叉戟掉落地上,骸知道自己的手是微抖、微抖著親手殺了屬於他最珍重那場愛、那位人。他開始抓頭大叫哀嚎、悲傷哀嚎。
 
 
「啊──────────────────────!!!」
 
 
是彭哥列的內控間碟、是敵方的創作殺手、是不屬於完美品的實驗品。因為自己只是個實驗品,他必須要聽話將接下的任務做到極致。
 
 
可是現在這種結局,不是心中想追求的啊……
 
 
他雙手抱起已經接近失溫的脆弱身體,眼簾幾乎要闔上要與最後一絲景色離去。剩下只有感覺身子是暖活又是輕盈,自己怎麼會走到這樣地步呢?
 
 
對了錯誤是自己啊。
 
 
「我是不是不要讓你遇見才好,恭彌……?」
 
 
不曾流過淚的紅眼在一瞬間流下眼淚打落在人兒臉龐上。
 
 
他捨棄了執著和感情,在對於本身是實驗品面前本來就不該有這樣情緒,從古至今不容轉變規定,而產生出來的情永遠都成為最慘忍的殺手……
 
 
全都只為『愛』一字啊……
 
 
喔?你也會哭啊……。
 
 
帶著不能言語的眷戀闔上了雙眼,沉睡在骸的懷中。
 
 
「下個地方再世,不要再見面對你都好……」
 
 
 
 
 
不要再見,好嗎?
 
 
 
***************************************
 

 
「我說我喜歡你那麼你會高興嗎?」
 
 
「……無聊。」高興也不會和你說。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