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轉移至→http://gintamaaddiction.blog125.fc2.com/

歡迎來找我喔w
  • 65922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14

    追蹤人氣

【只是好朋友】(骸雲)










這場十年不算長不算短,他們對彼此之間相處態度依舊沒變,骸還是像個小孩子不停對著雲雀撒嬌或示好,而雲雀卻是身邊有什麼東西物品就盡量丟,丟到人離開這間和室,『唯我獨尊』四個字鑲在扁額上可不是鑲假的。
 
 
六道骸不會因為雲雀這般舉止而放棄,他不是個只會耍幼稚的人,在任務執行中有任何情報都必定會往雲雀報告,而讓彭哥列首領每天去敲門訪問任務效率,感覺上整個黑手黨都比不過ㄧ個雲雀恭彌,他是個重要的雲守,有他就會有六道骸。
 
 
在大自然界的定義:雲聚集了就會凝結成霧,雲散了霧就不在。
 
 
彭哥列裡頭沒有任何一位清楚這兩位守護者關係,明明水火不容又是常倚靠對方似的。不論一個人個性再如何脫離常理,人類是有情緒的生物,哭了也會擁抱。
 
 
「不要和別人宣揚我們的關係喔,小麻雀。」六道骸比個安靜手勢貼在雲雀的潤唇上,他要在他們之間關係只有自己知道,外人都不許進入破壞。雲雀只丟了『無聊』兩字,就把對方的手用力打掉。
 
 
「沒什麼關係能宣揚。」在嘴角冷微上揚一角,儘管雲雀露出的話是多麼刺耳六道骸也不在乎,美麗的獵物往往都是最迷人的。
 
 
我們沒有關係能宣揚,不是相思長久的戀人;不是銷眉仇視的敵人,只是一直在追尋對方影子的『朋友』。
 
 
「小麻雀可真是兇啊,別忘了我是唯一打敗過你的人喔。」甩了甩後頭的長髮馬尾,給了個雲雀一枚微笑便轉身離開和室繼續執行感到無趣的任務。
 
 
在夏天轉為秋天季節變化特別的大,很意外是彭哥列最強守護者生了病,使得看上彭哥列已久的各個黑手黨睽睽欲視等著進攻,為了鎮守安全和雲雀個人,六道骸基於後面原因才肯回到總部。
 
 
外頭葉子轉紅了,一片接著一片由樹枝落到水面,產生了漣漪。
 
 
坐在病床上旁邊的椅子,把玩手中叉戟又不時偷瞄病床人兒幾眼,而雲雀根本是不想理會他。拿了要捧在手中想遞給雲雀,對方搖頭表示不想吃,那種藥味對他而言噁心反胃。
 
 
「不吃的話是不會好呢,你也不愛待在冰冷病床上對吧?」
 
 
「我還沒病懨到要吃。」
 
 
「喔?雲雀你鬧彆扭了啊?該不會是希望我來餵你?」挑了眉間笑得很自然,卻換來雲雀從低櫃抓來的花瓶一拳,六道骸輕鬆閃過便將藥在放桌上。
 
 
雲雀的確是沒有弱到生了病要吃藥,休息幾天照樣能活動,只要六道骸不過來打擾休息。偏偏對方擔心要死把任務都推給其他守護者做,自己留下來照顧。
 
 
黃橙小鳥停留在六道骸頭上清洗羽毛,當成窩睡著了。
 
 
「哪天也希望你能這樣靠過來,然後牽手散步去。」
 
 
「想這些東西腦細胞也死一半了,我已經說過沒有關係能宣揚。」闔眼說著拿起藥往窗外潑出去,火紅葉子正巧又掉下一片。
 
 
六道骸一臉『反正要又不是我煮的』表情拖著頷,玩起雲雀細嫩髮絲在指尖中。「我們不是敵人,恭彌。」
 
 
「……也不是什麼情竇開苗的情侶,六道骸。」一手推開骸的手平淡回應,碰上骸那雙手才發現原來自已溫度很低。
 
 
這樣的關係維持了十年、似朋友過了十年。
 
 
剛開始我們什麼都沒有,因為某種事故將我們繫在一起,但有沒有距離都不曉得。要拉近只能幼稚、撒嬌、惹人、關心,又任性、生氣、傲氣、不甩相抵。
 
 
明明已經二十幾歲了,卻永遠都只是個長不大的孩子。
 
 
 


 
 
 
**************************************
 
 


 
 
 
 
天空刮起的風有點大,雲雀就算身體尚未好起依然坐在走道上來回晃動雙腳,看著紅葉落在池中浮起然後按照風向飄動,怎麼樣都吹不走。
 
 
你也是,和這片紅葉一樣在水牢中,想離開都不能嗎?
 
 
「恭先生怎麼不好好在病床上靜養休息呢?」深紫髮絲和骸留著同樣髮型,迷濛如洞的眼其中一隻被眼罩遮起,女孩站在不遠走廊上問著,雲雀什麼也沒有回答。
 
 
庫洛姆是骸很重要的存在,有她才能實體化才能維持兩方生存,也才能和雲守接觸。骸給予了生命,她要用生命來幫助骸的心願實現,這是能報答的唯一方式。
 
 
用雙腳走路,踏過那個有年點滴。
 
 
他並不討厭庫洛姆在旁邊照顧,有時還能從她口中得到骸的種種惡行善果,還有在水牢中的感覺。
 
 
骸似乎不怕以前回憶再被掀起驚濤駭浪,握緊雲雀的手溫柔說著:「不要冒險、不要去惹到審判者,我不希望你到那種地方。」
 
 
在那裡面感受不到溫暖、沒有陽光,漆黑一片會模糊視線。聽不見聲音,就像泡在藥水中很安靜的……
 
 
頂多水泡不斷冒出上竄,很冷、很孤單寂寞。
 
 
「也不要去嘗試它,好嗎?」
 
 
失去你比在水牢更痛苦啊。
 
 
將身上外套脫下披在雲雀身上,他在病床上睡得很安穩、日子和平的過火,讓這兩人都有些不習慣,大概是平常神經繃了太緊、任務太頻繁,所以一下子變化轉不過來吧。
 
 
初遇前、黑曜戰後、指環戰後、還有……────────────────十年後。
 
 
我們,沒有牽手走過。
 
 
「等你感冒好了,我帶你回日本去看看景色。」
 
 
「幹嘛對我那麼好?」
 
 
「我們不是敵人,戀人未滿啊。」所以只是朋友,就算喜歡沒說出口也只是朋友。
 
 
只是好朋友。
 
 



FINAL
 

 
我有時候都會想標題是不是訂錯了夫妻倆被我搞成朋友(
而且骸雲也只適合SM對吧?(
 
 
想故事時一度懷疑:不會這樣啊不當戀人好苦OTL
 
 
很高興升高二之後又寫出來一篇了:)
骸雲飯梗不滅XD(拇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