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轉移至→http://gintamaaddiction.blog125.fc2.com/

歡迎來找我喔w
  • 6597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4

    追蹤人氣

【我的時光機】(+10骸x雲)







**************************************
 


 
 
 
 
他怎樣想都想不到自己是怎麼到十年後的,而且還是在睜開雙眼後看到幾條又熟又不熟的身影,雖然搞不清楚狀況但看到有人群聚就通通咬殺,只要片甲不留什麼都好。
 
 
 
當庫洛姆髑髏身子承受不住倒下時,隨而化身出的是位久違不見的男子。
 
 
 
帶著藍色長髮綁成馬尾、黑色外套掛穿在身上、不正式的西裝外觀在他臉龐之下一切都是完美無暇,讓人太在意的臉孔與手中叉戟還有令人厭惡的笑聲,男子出現後只看了個他幾眼,走到他面前擋住視線和纖小身軀笑得太過分。「以前的雲雀恭彌,不適合來到這裡啊。」
 
 
 
「幹麻擋住我前面,六道骸。」
 
 
 
「當然是保護我可愛的庫洛姆,還有你啊。」
 
 
 
不然我還能保護誰吶?優雅朝著敵人方向輕易揮揮叉戟,六道輪迴能力從六轉成四展開一場無情廝殺。十年後的六道骸與以前比起真的差遠差遠,太過於優雅高尚戰鬥模式,手中被刺蝟傷到痛處也不算了什麼,雲雀恭彌只是安靜看著,沒有做出上前想要搏鬥的行為。
 
 
 
十年前後、施洛華水晶在夜晚中閃耀,現在為他戰鬥的男子則是黑鑽石在日光中太引人注目。
 
 
 
到了尾聲時間依然流轉,彭哥列總部在這場戰役中立定了黑手黨中心位子不滅傳說,因為這次事件使得彭哥列在各的領域上又加防緊密,更在歷史上寫下重要的一刻。
 
 
 
為了這次勝利在大廳開著慶祝會,雲雀恭彌卻沒因而參加。
 
 
 
「呵呵呵,小麻雀你怎麼不去呢?」往三樓樓梯階上遇到了十年後的六道骸,而雲雀一臉就是『你不是也知道嗎』的臉色向他回應。
 
 
 
良久,雲雀開口了。「怎麼不過去?」抬頭問起,對於身高差距太大而自己顯得有些瘦小,六道骸是吃了什麼奇怪的東西居然還有一些些給人的壓迫感。
 
 
 
「小麻雀不在那我多無聊啊,況且都是小孩子我不適合吶。」
 
 
 
「以為自己太成熟嗎?」勾起一抹笑容讓骸也笑了,不管時間過了多久那個來自雲雀恭彌的笑容就是這樣,永遠都是同一人。
 
 
 
你還是那個我認識的你啊。
 
 
 
「現在當然是我比較成熟嘛,而且這樣的我看這樣的你,小麻雀很可愛唷。」輕彎下身單手抬起雲雀下頷,近貼上唇的距離和呼吸能感受很清楚,只是對於這般行為他似乎是沒心動。
 
 
 
要不是現在有身高差距,大概一拳給他打死了。「少說自己像個大人,你的舉止在我眼裡看來不過是個孩童。」
 
 
 
「吶,嘴巴還是一樣毒。」骸瞇起雙眼笑著說,放下手走到迴廊窗戶前。雲雀沒有跟上去,陽光明明很耀眼但照到骸身上再怎樣看都有種沒落感,肩膀所承受的好像看得到、能看得好遠。
 
 
 
看上去這幾段日子,就似一個人默默過著。
 
 
 
六道骸他面前總是眉笑裝傻,不然就是來個擁抱突襲,說自己不悲哀其實心裡有些話想說吧。「喂,等十年後的我回來還能看到你嗎?」
 
 
 
「這我就不曉得了喔,說不定我會故意讓他看不到我呢。怎麼?想我了啊。」
 
 
 
「你想太美。」雲雀的嘴角上抹了完美弧度的艷麗一笑。「你說得似乎是相反了呢。」
 
 
 
「……?!」窗邊人士微微一愣,瞬間很突然的整個人擁抱不是十年後的那個人,聲音無力顫抖著在害怕什麼。情緒愈是激動,骸就抱著雲雀愈緊。
 
 
 
低下頭來看著鋪著紅毛毯的地面,濕了一角。
 
 
 
「我看到他……受了好重的傷啊……為什麼還要笑成那樣?」覆蓋右眼的紅色流了淚出來,一次一次落在衣襟上。
 


 
 
有時候,骸會想遮住雲雀的右眼,想和他說這是他看到的世界。
有時候,雲雀會想問骸在右眼流淚時,感覺像不像是在流血,好痛好痛。
 
 

 
空氣溫暖,太陽照射到的塵埃在飄。
 
 
 
笑有分太多種,開心的笑、苦悶的笑、真正假裝的笑、輕挑的笑、哭悲的笑、冷笑,還有讓人痛苦的笑。那麼笑也會給人這樣,一開始或許不笑是最好。
 
 
 
我給了你傷心啊。
 
 
 
「那麼等十年後的我回來,你就更應該好好治療。」
 
 
 
「你又不是不了解我。」骸皺起眉峰笑笑,淚似乎是乾了一半。
 



 
 
 
**************************************
 
 



 
 
這個結局讓我囧翻天,應該是說我怎麼寫的。
好好一個文字控的我沒有寫完整=_=
 
我要努力位已經有24個月沒出來的骸桑和2個月沒出來的委員長坐回溫動作UP(正色
 
還有我實在是很不喜歡M化。(這不是重點吧





還有我發現我真的有機會可以上雲科大(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