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轉移至→http://gintamaaddiction.blog125.fc2.com/

歡迎來找我喔w
  • 65922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14

    追蹤人氣

【恭宴】一、(骸雲)

*********************************
 
 
 
 
是日本,現在是十二月是個正在飄雪的國度。短期內進入了雪白故鄉,依然有人群有笑聲在街上徘徊,看似是多麼和平的沒有煩惱的掛著,卻沒有人知道這座城市的寂寞。
 
 
 
在一家小吃店有兩位客人,戴帽子的男人正在酌酒看著窗戶外美好景色;另一位人在吸著剩餘煙吐氣看手錶時間,是十二點五十分。「喂,這所城市叫什麼?我住日本那麼久還不知道它叫什麼名字真是怪異。」
 
 
 
「你知道才叫怪異了,這是個外界很少知道的地區,我想和管制地方的人有關吧。」又到了一杯紅蘭錫在杯內轉動著,現在天外是好天氣。「叫什麼並……並盛町吧?我聽這裡居住人說的。」
 
 
 
「……並盛町啊?真的沒聽過。」把煙輕熄後付了錢,和另一位搭檔走出店外來,他們毫無目的走著不知道要往向何處,只覺得這個地區和平過火不適合自己染上黑手黨的他們住。
 
 
 
管理並盛町是個集團做保護,主要是不讓外界侵入以秩序之名而行,只要有人敗壞了風紀就會被制裁,所以直到今天能是維持和平也全都要歸功於風紀集團。不過在別人眼中就像是不良少年在行正義。
 
 
 
要平衡風紀,就要付出風險和代價。
 
 
 
辦公室的門敲了兩聲後轉開,副風紀委員長草壁哲矢是這間辦公室主人一位重要搭檔,委員長信任他所以拖予許多大小事,除了個人私事以外。簡單報告了並盛町情形後又離開,輕闔上門叼草尾。
 
 
 
他遇過好多人問為什麼委員長要這樣管理並盛町,草壁也只是避而不答,因為就會講了也不會有人相信,甚至會當笑話來看。
 
 
 
有那麼好幾次,他都可以從委員長眼中看出什麼。雖然在那雙眼眸中只釋出堅強、孤高,話儘管不多但在執行上就能看出他對這座城市很愛很愛,那就像世界有太多不平凡太多骯髒,所以才需要一個不碰世塵的城市,要和平要安寧。
 
 
 
「委員長是個沒有父母親的人,卻把並盛町看得很重。」草壁對風紀成員們說著,在一場喧譁中忽然安靜下來。
 
 
 
其實他也有問過同樣問題,但只問了一次。
 
 
 
愈愛愈多執著依靠就會多,也傷得愈深,他要好好保護好多人不知道的地區,這是他的城市。
 
 
 
有花海的聲音吸吸呼呼的這不是幻想,在並盛中學校園內便是這般情景,剛睡醒的雲雀恭彌打了個哈欠。春天尚未到達卻依然有櫻花開著,是那麼堅強又那麼脆弱就似人心可以一句就擊倒。
 
 
 
「最近幾天應該會有事情發生,感覺上。」
 
 
 
我不准有人破壞了風紀。
 
 
 
『請容許我問一個問題,委員長。』
 
 
 
『喔?好啊。』
 
 
 
那天草壁想了很久才有勇氣開口。『……為什麼你要這麼保護並盛町?』
 
 
 
『為什麼?就不過是在保護想保護的而已。』
 
 
 
 
 
 
 
 
有人說並盛町隔壁鎮是個治安敗壞的地方,街頭有很少人跡應該是說經常在躲著不敢出來,惡名居冠的唯一學校黑曜中學便是主宰者,他們以惡之名來破壞很多地區,包括在四周鎮鄉都受到波及。
 
 
 
唯一沒有被波及到的就是並盛町。
 
 
 
「可惡可惡可惡!骸大人到底要什麼時候才肯讓我們打啊?!我快等不耐煩了啦!」外表看起來像動物卻也有動物能力,城島犬正大叫狂抓頭髮,想對而言柿本千種就顯得平靜許多。
 
 
 
看到千種如此平靜,更惹來犬一身不爽。「阿柿!幹嘛那麼認真?!豐記集團的人一個簡直比一個囂張,我看了就討厭。骸大人幹嘛不讓我們打?尤其是那位叫什麼麻雀的。」
 
 
 
「是雲雀,犬。」
 
 
 
「好、好啦,不管麻雀雲雀的通通都是鳥啦,少在那邊糾正我錯誤!難道你都不會生氣嗎?」額邊青筋愈來愈明顯又是咬牙切齒的,犬現在唯一心願就是把風紀集團的人一個個抓來幹掉。
 
 
 
「……骸大人命令就是這樣,他說要我們靜觀其變。」
 
 
 
「靜觀?我還動觀咧,還不是骸大人喜歡那隻死麻雀,討厭討厭討厭!!」一肚子氣火跳下沙發,手插進褲上口袋用力關上門還抱怨不平說著。千種推了推快要掉下來的眼鏡,心理若些讚同犬的話。
 
 
 
是啊,都是骸大人喜歡那個風紀委員長。
 
 
 
不然他們三人之間也不會有人介入。
 
 
 
 
 
*********************************
 
 
 
 
 
女孩走在男子後面幫忙拿著三叉戟,望著他們所稱的骸大人。這次第一次他們分開走路,平時都是女孩代替他看世界、走好多路,因為她的骸大人說想要出來走走所以靠意識,乍看之下和平常人沒什麼兩樣。
 
 
 
骸也是個正常人、也是。「那、那個骸大人,你又要去找那個人了嗎?」
 
 
 
「是啊,再惹他生氣一次,上次事情根本不算我和他認識,我可是失望透底了呢。」鬼魅笑了笑口吻溫柔成熟,身上穿黑曜制服身高顯得高條,幾乎和女孩差不多的奇異髮型和瞳孔,有人說那是天堂和地獄的源頭。
 
 
 
前兩、三個月他們把風紀成員們一個個打敗,骸說自己要親自來打敗那位有趣又號稱最強的老大,結果又是黑手黨介入失敗了。所以算不算有初步認識他還是略微不高興。
 
 
 
「他可是很漂亮的獵物呢,妳說是吧?」
 
 
 
「骸大人,雲、雲雀先生很危險所以不要靠近比較好。」
 
 
 
「上次贏的人是我呢,再兇狠總會有人征服啊。」一副不以為然骸依舊走前,女孩只剩嘆一口氣便跟上繼續走。
 
 
 
那為什麼要拿三明治?
 
 
 
似乎是不怕死的從正門進入,本來想喊雲雀恭彌四個字仔細想過還是放棄了,原以為會迎接而來的是一大票風紀委員成員們,結果卻安靜的可以讓骸有些小小失望。
 
 
 
這個雲雀恭彌怎麼老是愛做出一些讓我失望的事情?
 
 
 
走太順以至於一下子走到辦公室面前,打開後也發現沒半個人影。窗戶是開的吹著好涼的風,三不五時還會有雪緩飄進來。
 
 
 
「不在啊……那我想應該在外面吧。」
 
 
 
每次只要雲雀恭彌站在櫻樹下怎樣,那天雪就會下得好小好小。
 
 
 
「庫洛姆,我跟你說喔。」骸凝視窗外好一陣子後,轉身對那名叫庫洛姆的女孩說話。那時庫洛姆看到骸笑容不是一般。
 
 
 
「什麼事,骸大人?」
 
 
 
「現在這樣看……他就像是個和上帝伸手的天使一樣。」若是自己身為惡魔,常說天使陋習而現在卻講美麗,那位天使一定不平凡。
 
 
 
他再度拿起放著三明治的籃子,很優雅走了下樓。
 
 
 
哈囉,我心愛的小麻雀。
 
 
 
大概是對四周遭遇神經麻痺了,使雲雀恭彌更機靈敏感。當他聽到一聲輕腳步就轉頭準備要好好修理正打擾他休息的人,面對自己的居然是位女孩。
 
 
 
庫洛姆似乎是被嚇到了而不由自主退後三、兩步,怎麼想也想不到骸大人怎麼會喜歡上。「那、那個雲雀先生,骸大人叫我過來帶你去吃午餐。」
 
 
 
「我不要。」
 
 
 
一秒鐘就被拒絕了……「可是骸大人說希望你過去,然後又說若是你不過去他就要……」
 
 
 
「要怎樣?」
 
 
 
這個人好可怕!「要……要、要怎樣骸大人會自己決定。」
 
 
 
「喔?那先等吃完再把他咬殺好了。」似乎是有了些興趣,也許是因為戰敗原因讓他懷了恨在心現在想一併解決,光是殺氣就這樣了庫洛姆更為骸擔憂。
 
 
 
骸大人為什麼會喜歡風紀委員長呢?
 
 
 
他說不知道,可是他們有同樣一雙好深邃的眼,摸不透猜不透。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