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轉移至→http://gintamaaddiction.blog125.fc2.com/

歡迎來找我喔w
  • 6597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4

    追蹤人氣

【恭宴】二、(骸雲)





「你還是來了嘛,我沒有被拒絕真是意外。」
 
 
 
「這是你最後一頓餐宴,全部完工後就把你咬死。」有意味著今天就必死無疑的味道,骸笑著聳聳肩拿出好多親手做的三明治群。
 
 
 
看了雲雀皺了眉頭,不禁噗嗤笑了出來。「你該不會連三明治群聚都要咬吧?真是可愛。」
 
 
 
「我什麼時候說過了?」
 
 
 
「嘛,開玩笑的別生氣啦,對了這些是我做的喔為了你。」
 
 
 
忽然一陣冷顫在背雖然外貌看很平常,這位叫六道骸的黑曜領導人在前兩三個月說要打敗他成為並盛町支配者,現在卻做一大群三明治還笑著說話,在雲雀恭彌眼中只不過是無聊把戲。
 
 
 
在食物下藥誰都會,要怎麼相信?「想對並盛町不軌嗎?」
 
 
 
「不軌?我、我喉嚨好痛。」被雲雀言語一愣嚇到三明治咽在喉嚨,拍了拍才好一陣鬆氣。外表看似連個曖昧詞應該都不會講的今天打翻骸觀念了。「我幹嘛要對地區不軌?」
 
 
 
「之前你不是說要並盛町嗎?」
 
 
 
「是沒錯,可是我現在沒興趣了而且找到更好的不軌對象,是個新目標。」又再度吃了一口三明治,但雲雀始終都沒動過。骸賞了個失望臉色回報卻來個不屑冷眼。
 
 
 
「那我真為那位新目標可憐,還我誰知道裡面有沒有下毒。」
 
 
 
「真是的我都吃了還活好好的嘛,庫洛姆也吃很高興啊。」
 
 
 
她吃死了你也活不了。「廢話你以為我和你是她那種關係嗎?」
 
 
 
「那信不信你再不吃我就強迫餵?」
 
 
 
「這叫邀別人吃午餐?」
 
 
 
「風紀委員長,你真的是很可愛又喜歡堵話耶。」骸說完後大聲笑著,晴朗笑到雲雀愈來愈不高興就拿出拐子示意要咬殺。躲在樹後暗看,庫洛姆心想骸大人怎麼好喜歡破壞計劃。
 
 
 
隨便揮了揮手然後拿起一塊三明治遞在雲雀面前,兩人僵持了一分鐘多後雲雀才拿過來把它吃掉。
 
 
 
「所以我說嘛要相信我。」
 
 
 
雲雀並沒有擺出多大驚訝表情,只是他有點意外這位看起來什麼都不會做實際上不是那一回事,義大利人應該只會吃義大利餐吧?
 
 
 
那他怎麼做三明治的?還可以吃……
 
 
 
「太好了,看來沒有破壞。」看兩人終於破僵局庫洛姆也鬆了口氣,打算繼續躲在樹叢內觀察忽然聽見附近好像有一些聲音,而且感覺就在他旁邊而已,不禁打了些冷顫起來。
 
 
 
她鼓起勇氣探頭過去,發現她和那群東西只隔一堆草叢。
 
 
 
「我們在辦公室不斷找委員長,連學校什麼地方都找過了,結果他居跑到校園最偏僻地方和一位黑曜中學的人吃午餐吃得很快樂,用肉眼就看得出他存心要對委員長怎樣!」
 
 
 
風紀委員其中一位成員這樣講得到其他人一致認同,在他們眼中風紀委員長就像是塊玉分明是校寶,平常他們都以尊敬崇拜跟在左右,結果被一位外來異類一下子踢走。
 
 
 
他們都知道學校其實有很多人喜歡她這種類型的,包刮連內部成員們也有,現在又有外校生來搶全都要怪委員長長得太標緻,不然不會吸引到蜂蜜來採蜜汁。
 
 
 
「我知道了,那位黑曜男一定是來搶委員長的貞潔!」
 
 
 
「……什麼?!他不能這樣看委員長小隻就對他這樣!」
 
 
 
「該怎麼辦?副風紀委員長?」
 
 
 
全員轉向草壁看著,他表情顯得難以接受秘密約會又是在這樣景色天氣下,原本緊握的拳頭忽然鬆手了。
 
 
 
在緊掩鼻息下他正言和成員們講了。
 
 
 
「雖然六道骸長得帥看起來又很有錢,可是他畢竟是罪犯……我們要誓死保護委員長的貞潔和未來幸福。」
 
 
 
「要保護委員長、要保護貞潔、要保冕幸福!」
 
 
 
庫洛姆眼看事情不好,怎麼找人居然找到這個地方,但骸有跟她說不能在並盛中學發動能力,因為這裡是雲雀最愛的城市。
 
 
 
咬緊下唇握住三叉戟上前一大步,紫瞳中看到堅定。
 
 
 
對不起,骸大人。
 
 
 
請讓我為你做點事情。
 
 
 
 
 
*********************************
 
 
 
 
 
然後庫洛姆第一次違背骸命令,發動能力將風紀成員們一個個打敗。當然慘叫聲也傳入正享受美好午餐的兩位,雲雀一見他的部下接踵從他面前倒下便怒瞪著有些發愣的六道骸。
 
 
 
他最親愛又可愛的庫洛姆居然使用幻術了。
 
 
 
骸想好好和雲雀解釋時已經吃下一記拐子,加上沒有那把三叉戟就能說是真正的沒用,所以三明治只吃了兩個卻吃了雲雀好幾個攻擊。
 
 
 
庫洛姆到現在依然不曉得她有做錯了什麼,為什麼雲雀先生要打骸大人?她很想幫忙骸可是這個叫幫倒忙嗎?
 
 
 
雲雀覺得這個午餐分明就是他被騙來的,只為了要把風紀成員解決好讓自己鬆懈後對方能攻擊再一舉統治並盛町。老早知道不要相信最為方上雖然報了兩、三個月前仇恨。
 
 
 
此時被打的骸心中欲哭無淚,怎麼事情會變成這樣?
 
 
 
一場美好午餐便沒了。
 
 
 
「不錯妳這個女人終於做點對的事情了,可是骸大人被麻雀打成這樣又要怎麼交代啊?!比起要解決風紀委員骸大人的性命更重要!」犬氣得拿起衛生紙痛哭大罵,庫洛姆躲在沙發後面一臉無辜樣。
 
 
 
「我、我只是想幫骸大人,可是我不知道事情會變成這樣。」偷偷瞄了骸一眼,他面容也只是笑著讓千種幫忙差要這給庫洛姆很大的內疚。
 
 
 
「可惡妳真的是……!!」
 
 
 
「犬,別說了。反正庫洛姆她幫了我ㄧ個大忙也能省事。」
 
 
 
「骸大人但你的傷……算了,既然你都這麼說。」還是帶些不滿口氣說說,更是給庫洛姆一個要不是骸大人我早就把妳給殺了的眼神。
 
 
 
「晚上我們去迎接雲雀恭彌吧,呵呵呵……」似乎是不在乎身上傷口和痛處,骸笑得就像是地獄來的魔物令人絕望。
 
 
 
只要風紀委員消失,這座城市就屬於我的。
 
 
 
 
 
 
 
 
至從回到辦公室後身體一直處於沉重狀態,甚至有幾度會在走路中差點昏倒,雲雀扶著牆面口中不斷吐出白煙,陣陣頭暈陣痛隨著時間過去而更加劇烈。
 
 
 
緊握胸前衣襟喘氣,一想到是只會裝個好人樣、剛才還吃了他親手做的三明治,六道骸這個罪禍患首又再度被他騙了一次。
 
 
 
「該死……」一聲碰倒在地板上,下課鐘聲剛響起就淹沒了倒地聲,門那麼安靜、空氣那麼沉重。
 
 
 
沉睡了嗎?親愛的睡美人。
 
 
 
 
 
*********************************
 
 

這篇感覺前後就是碰不上邊(拖走
剛開始應該是草壁衝出來然後說委員長你怎樣之類的話
結果寫一寫到貞潔去(羞奔
真搞不懂我心中到底是在想什麼(H)


最近上健護課讓我深感狠痛
人際關係是那麼可笑
而沒人懂還是沒人懂所以宣傳誰而言都沒用
要發自內心,才會離開那小小的痛



記得打文章都要正確標點符號。
唱國歌不可能只有逗號沒有句號吧?
那不是文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