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轉移至→http://gintamaaddiction.blog125.fc2.com/

歡迎來找我喔w
  • 6597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4

    追蹤人氣

【恭宴】三、(骸雲)

在一片好藍的大海裡然後下沉下沉,剛開始身手還碰到水面之後被一股好大力量拉往底部,愈拉愈深也愈黑暗。四周安靜了只有氣泡不停上升消失捱有好冷那四度呼吸空間……
 
 
 
這種似寂寞的感覺是什麼?
 
 
 
天剛亮起照映在窗上,淡淡光線反射到塵埃不曾經落過,線再是六點婻有早醒習慣的雲雀早就躺在床上望著天花板不曉得多久了,他很想下床卻沒有半點力氣能起個半身,頭也在暈眩。
 
 
 
似乎是握住了十分把握肯定他不會踏出去一步,不然六道骸不可能笨到不叫人過來盯守,再想想昨天昏倒在辦公室內隔天就在這不名地方,也想必是黑曜中學做的。
 
 
 
在並盛町沒有一位無聊又有膽到去綁架風紀委員長勒索要錢的。
 
 
 
房間門緩緩打開了,雲雀卻很反射性的轉向窗戶那頭看。
 
 
 
「嘛,雲雀你醒了啊?一直躺著應該也不舒服吧。」聽聲音就知道是哪位囂張人士。原本想起來的念頭也頓時打消了,就這樣一直在床上不和他面對面吃飯講話稿什麼都好。
 
 
 
可是骸走過來很輕穩將他坐床靠櫃,就像之間關係已經是朋友以上。
 
 
 
「你身子很輕很好抱,一整隻輕輕的所以抬過來很輕鬆呢。」
 
 
 
又是那個裝純真一味無知的笑容!「什麼一整隻很好抬……你抬我?」猛烈轉頭來錯愕眼神看著骸,他這輩子連父母有沒有抱過已經其次不管但現在居然會被這傢伙輕易抱起,抬到某個不明地方。
 
 
 
「也不能算抬啦……就是那個姿勢叫公、公主抱,感覺真的有像王子在抱公主呢。」骸這麼一說,雲雀更想下床再將他死在這裡一次。
 
 
 
「在三明治下毒、風紀成員們被你們打進醫院,現在又來個公主抱然後送到你房間,那你還有什麼話沒講?」
 
 
 
「你怎麼知道這是我房間?還有最重要的一點我沒講,就是你腰好細超好摸。」
 
 
 
接著雲雀表情只剩下我現在真的很想把你咬殺到拖去殺幾千萬次都不夠,還有骸寫著很滿足三個字。
 
 
 
討厭、真的很討厭。
 
 
 
「你目的是什麼?」
 
 
 
「也不是多大,只是要把並盛町從你身邊搶過來罷了,因為那麼和平我看了就想滅。」輕蔑笑著人類蠢行為,用手遮起右眼表示世界是紅色的。
 
 
 
只要身為人類就很容易上當,別人説就當做一回事看之後才反悔,不論為了自己利益、事物、感情或者什麼,花言巧語也要。
 
 
 
那麼簡單又天真。「所以你自己也不是被騙的一位嗎?雲雀。」
 

 
「告訴你我可沒有那些人那麼弱,要是你敢對並盛怎樣我會殺了你。」
 
 
 
「只不過在勉強自己身體,還是請你好好休息吧。」用手指輕輕一推雲雀額頭,對方就整個人倒躺在床上動彈不能,骸有十足把握是不會算假的。
 
 
 
雲雀愈來愈討厭自己無能什麼事情都輕而易舉擊倒。
 
 
 
當骸正要離開房間那刻,回頭拋下一句話。
 
 
 
「吶,之前不是有跟你說比起並盛町,我還有個更在乎的目標嗎?」
 
 
 
因為你,所以才要放下一些東西。
 
 
 
 




 
 
 
風紀委員成員各個被送到醫院這件事在大家口中已是常話,現在又傳出委員長消失不見幾天讓居住在並盛町人們驚愕。
 
 
 
特異時裝並沒起多大注意,兩位身為黑手黨間碟在街頭也知道這件事情,只是深了個嘆氣。
 
 
 
「幹嘛嘆氣?」抽了個煙看旁邊另一位伙伴,他卻壓低帽子回應。
 
 
 
「應該又是那位吧……曾經引起黑手黨界一波轟動的事件,六道骸的一隻紅眼毀了家族,連半個人都不剩。」
 
 
 
他當年六歲,原本該享受正值童年歲月歡笑,卻被送入黑手黨的著名家族當做研發武器的實驗品。六道骸是個不起眼的人,總是坐在角落看著其他同年紀小孩做出同樣命運。
 
 
 
恨死了,六道骸恨死的這些人奪去他該有的一切。
 
 
 
某天約清晨時刻,一個慘叫尖聲劃破天際,千種躲在犬背後下意識去開那扇冰冷的門,犬吞了口口水便緩慢打開了。
 
 
 
他們錯愕了。
 
 
 
只見一位擁有藍色頭髮、穿著染上鮮血的白衣,手中拿還在滴血的三叉戟的人,正中央站在充滿屍體的屋內對他們笑著。特別的是他的兩眼顏色都不同,其中一眼刻劃著六字是輪迴象徵。
 
 
 
「現在你們自由了。」他踢開擋在門口前的屍體,肩膀擦過犬和千種兩人,然後接著回頭說:「想要和我一起走嗎?」
 
 
 
毫不猶豫連半秒都沒想過,兩位就朝向骸方向走去。
 
 
 
對犬和千種而言,六道骸就像是救世主一樣讓他們解脫痛苦,同時又有家人感覺般那麼好。
 
 
 
所以即使要犧牲自己的性命,也甘願。
 
 
 
「各界黑手黨只覺得他殺了人,卻不知道救了兩條生命。真是視線渺小可以。」將煙丟在地上踩熄,拿出煙盒再吸一支。

「要不然我幹嘛嘆氣?」
 
 
 
「我以為你是位六道骸做出的行為而嘆氣,幸好他是彭哥列七名守護者其中一位,不是嗎?」
 
 
 
「彭哥列有著審判者不能處判他的理由,所以六道骸才能一直活到現在。不過基於這個原因,不代表他可以對守護者下手。」
 
 
 
「六道骸最厭惡的就是黑手黨,加入彭哥列或許會推翻。」伸手把同伴帽子拿走轉了轉手圈,表示他很無聊。「反正他這次下手的守護者不盡然是彭哥列的人。」
 
 
 
「彭哥列的雲守也是個摸不清的人啊……」
 
 
 
那天晚上,只有雲雀恭彌一人躺臥在六道骸房間連半句話都沒吭。
另一位人坐在黑曜中學屋頂上看著滿月。
 
 



 
 
 
 
***************************************
 





 
 
待雲雀自己能下床走路已經是一、兩個禮拜的事情,六道骸沒有對他做出不道德的事,只有鬧鬧惹他生氣,雲雀有時會覺得六道骸很像小孩子,倒不如說是幼稚。
 
 
 
「你的風紀委員們都很擔心你呢,看人這樣還真是好笑。」
 
 
 
「這樣做一點好處都沒有。」雲雀很冷淡回應著,目光直視窗外。
 
 
 
「存心好玩罷了,而且我最近發現有人對並盛町有興趣……應該是說想要。」
 
 
 
聽到關於並盛町的事,雲雀馬上轉向充滿疑惑看著對他微笑的骸。到底是哪位這麼不要命的人居然敢要並盛町?
 
 
 
「黑手黨,只是對你來說不好對付,親愛的委員長不要去冒險喔。」雖然口氣是說得很輕鬆,骸眼神卻流露不要去的訊息。
 
 
 
就算沒有這次事件,也好幾次了,雲雀始終沒有發現。
 
 
 
雲雀帶些冷笑意味在內。「我沒有你想像那麼弱。」至從和六道骸處同一空間之後,自己愈來愈常講這句話了。
 
 
 
骸也不再多說些什麼,雲雀在他眼中是位有智知之明的人,傷還沒有好之前是不會做出多餘的行動。
 
 
 
後來他錯了。
 
 
 
就算叫庫洛姆和兩位跟班找了整片黑曜,就是不見雲雀在哪。骸擔憂坐在沙發上祈禱能找到,聽到腳步聲以為是他回來便起身欣喜看著門打開,結果出來的是庫洛姆。
 
 
 
庫洛姆看著骸神情落寞,口吻擔心著說:「骸大人,那個……雲雀先生的外套還在,可是武器布見了。」
 
 
 
……武器不見?一想起在兩人休閒時間講的那件事,骸拿走放在一旁的三叉戟從窗戶跳了下去,穩穩落地急速往隔壁鎮跑。
 
 
 
早該如此,就不要在雲雀身體未好時告訴他。
 
 
 
「談到你的地方要被收走就這樣,傻瓜一個。」
 
 
 



 
 
 
到達並盛町邊界已經是六點骸依舊沒停下腳步,左顧右盼尋找那位失蹤的鳥兒。隨著時間分秒過去一次比一次緊張,連半點蛛絲馬跡都沒有。
 
 
 
在人間生存後他沒有一次那麼緊張和焦慮,彷彿自己要失去一切似的……
 
 
 
忽然六道骸聽見連續槍聲從剛才跑過去的小巷子傳來,調頭進去幽暗巷子去,耳邊不斷有槍聲徘徊使得心急如焚,他的念頭只希望雲雀沒有事情能從自己面前出現最好。
 
 
 
路燈一個個亮起,影子倒映在牆上穿梭。
 
 
 
「雲雀!」到達目的時就算呼吸再怎麼急喘也感覺不到,最後一聲槍響剛好結束連接著一位中年男子倒在地面,臉被打得不成人形。骸愣在原地等待雲雀出來,直到有條嬌小黑影映照在血面上……───────────
 
 
 
「叫名字不用大聲,吵死了……」看似沒事完好的身軀,制服上染了一身紅血,雲雀用手擦拭去嘴角血絲好端站在骸面前。
 
 
 
骸漸漸緊握住拳頭微弱顫抖著,口內不斷呢喃著〝你真是、你真是〞好幾次,三叉戟從手中掉落。
 
 
 
「你真是……笨蛋!」
 
 
 
似乎是被平時又置所為以慣今天卻是異常,雲雀震了一下已經虛弱的身子,沒上前再用拐子堵住骸的嘴。
 
 
 
緊抓起雲雀肩膀,在被抓的很痛感覺下能知道骸有多生氣。
 
 
 
「我不是對你而言是不好對付,你為什麼不聽我的話?」
 
 
 
「屍體一大堆你沒看到嗎?我還活著。」
 
 
 
「為什麼你都不想想自己身體沒好就去找黑手黨的人,要勉強去戰鬥?你發生什麼事又要我怎麼辦?!」
 
 
 
「因為出事情的事並盛町。」壓低眼簾沒有直視骸視線,雲雀第一次看到骸這樣生氣不禁有點難說話。
 
 
 
還是該說骸是打從內心過來找他?
 
 
 
「這不是遊戲,也不在於並盛町。」雙手環抱虛弱身體,在雲雀耳旁輕聲低語聲音比剛剛溫柔許多了。「他們知道你是彭哥列守護者就會想盡辦法引出來,你不是為並盛町而活,是為彭哥列或者自己。」
 
 
 
「我……」
 
 
 
「在這個黑手黨世界沒有人會管你是不是風紀委員長,只管你是不是最強的雲之守護者,雲雀你不是會想的人,答應我別再有一次亂來。」
 
 
 
骸聲音在顫抖著,雲雀能感覺出他好像在害怕。
 
 
 
好一陣子之後雲雀說話了。
 
 
 
「回去幫我擦藥,還要準備新制服。」
 
 
 

 
 
 
************************************
 
 
 


 
這次字數比較多()因為一直找不到結束點所以就往上長了。
 
到最後委員長被我寫得很像傻子居然跑去自殺()這樣才會有骸桑對他滿滿的愛XDDDD(大噴血
 
 
最近碰到不能寫文的壁(撞頭
賞文大感謝。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