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轉移至→http://gintamaaddiction.blog125.fc2.com/

歡迎來找我喔w
  • 65922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14

    追蹤人氣

【後世之歌】(骸雲)








他大概是累了,望著天花板上各個明顯的木紋,隨便將手放在額頭上測量自己溫度,似乎是一次又一次更為寒冷,周圍空氣的下沉讓他本來就很沉靜,一瞬間又感到暴躁不已。自從出任務回來之後沒幾天,他便一直被總部放置在隔離所內,除了皮膚有感到陽光外雲雀幾乎都黑暗中。
 
 
 
這裡只有機器運作的聲音,還有令他不舒服的藥水味,都讓雲雀只有想離開隔離所的念頭,他知道自己病了,不然澤田也不會這樣心狠他送到他討厭的地方,隨日復一日過去,雲雀感到一絲愁帳。
 
 
 
當紙門被拉開時雲雀很反射地轉向有風景的方向,不管是哪位來了他都不想見,甚至有想要殺了他們的念頭。
 
 
 
長髮男子走到雲雀旁邊坐了下來,手正要去撫摸那黑色細髮時卻被雲雀一手打掉。「恭彌……」
 
 
 
「我討厭你們!給我走開!」似乎是被壓抑很久的情緒,雲雀對著六道骸一聲狂叫,不像他平常該會有的冷淡和孤傲,這些全都被丟在九霄雲外。
 
 
 
「既然知道我已經有了不能治的病還會傳染給別人,乾脆把我殺了算,為什麼還要把我留下、還要讓我住這種爛地方、讓我過得不像正常人,既然害怕的話,幹嘛留下我!!」雲雀發了狂對著六道骸說,原本好好的一位雲之守護者如今變成這般,沉澱的心也比之前更沉了。
 
 
 
六道骸在那雙黑瞳中只看到了憎恨和無助,連一點堅強都化為憑空。
 
 
 
他皺了幾些眉峰,表情也充滿了悲傷和不願。他自己也沒想過這一趟任務回來後雲雀便開始變得不正常的症狀,經過會議討論之後才決定要把雲雀放在隔離所內觀察。那時一聽到結果是要隔離,六道骸直接衝到澤田面前用拳頭狠狠揍了一拳,當場守護者們阻止了他的行為。
 
 
 
那天他紅了眼不能接受要把雲雀隔離,死拼地想把開會議的人全都殺光。
 
 
 
「你們了解恭彌什麼!居然開出這種隔離決定,恭彌他待在那邊會受不了!你們這樣做算什麼,你們說啊!!!」六道骸的聲音像撕了心疼痛又憤怒,拿出三叉戟朝人殺去,最後被幾位守護者壓在地上才制止。
 
 
 
等他再度醒來時知道雲雀被送到隔離所,他從此不再出席過任何一次會議。
 
 
 
他抱著臉色已失去血色的雲雀,一次又一次用溫柔的口吻跟他說:「沒事了,我會陪你的……」
 
 
 
雲雀沒有說任何話躺在六道骸懷裡,他知道自己早已不像以前的他,那種獨立不輸的個性早就湮滅,要死也要死好看一些了。
 
 
 
「你不怕我會傳染給你嗎?」難得一次平穩口氣說著,雲雀試著找回以前的自己。
 
 
 
「呵呵呵……幹嘛害怕?」六道骸笑得很勉強、笑得很苦。從六歲開始那年痛苦過一次,這是第二次讓他的心糾纏最痛的一次了。「怕的話幹嘛還要過來?更何況我想陪親愛的恭彌呢。」
 
 
 
「無聊。」雲雀只丟下這兩個字,靜靜地闔上眼睡著了。
 
 
 
看到身邊人兒睡著六道骸為自己和他蓋上被子,他在紅與藍眼之間看到雲雀臉廓有流過水的痕跡,嘴角旁微上揚了幾度。
 
 
 
他輕吻去殘留的淚痕,卻感到眼前一片模糊出來。
 
 
 
怎麼有人,用他最無邪又孤高的笑容,在一瞬間,把他的心都撕碎。
 
 
 

 
 
 
 
 
***************************************
 
 

 
 
 
 
 
雲雀到他死之前一直都是靠在六道骸旁邊,至少在這個黑暗籠罩的黑手黨時代有六道骸做為他要打敗的目標,所以他才可以一直這樣活下去。
 
 
 
他們的關係似乎是在之間微妙的變化,都可以讓他們執著對方很久。
 
 
 
在會議中門突然被打開,大家不約而同朝著同一方向之後屏息,不是睜大眼睛就是摀著嘴不發出哽咽聲,六道骸雙手抱著已經沒有呼吸的雲雀,沙啞聲音對著他們嘲笑。
 
 
 
「這不是你們想要結果嗎?哈……恭彌已經死了、已經死了……哈哈哈……」用力跪在大理石做的拋光地磚上流出淡淡血跡,那俊俏的面容從不哭的也流出淚水來,笑聲帶著無盡的悲嚎痛苦,六道骸盡乎崩潰哭了出來。
 
 
 
要不是他們做出的爛決定,或許雲雀就不會死那麼不甘願、也不會變得不像自己、也不會活得那麼苦,也不會離開他那麼快。
 
 
 
「你們這樣只會讓我更恨彭哥列,恨得怎樣都抹不掉!!我要去陪恭彌,不再讓他自己一個人了……」
 
 
 
六道骸說完後,拿起三叉戟朝著自己喉嚨深深一刺,無盡的血瞬間噴濺四周,當場的人都愣了雙眼甚至大哭,霧守一身落地倒在雲守旁,手撫著雲雀的臉死去。
 
 
 
這個秘密沒有外界的人知道,而兩位死去的戀人也葬在後花園內長眠不醒。
 
 
 
因為六道骸已經知道自己愛得無法自拔,要和雲雀恭彌到永遠永遠……
 
 
 
 



 
 
 
 
 
 
(兩世後,日本春季。)
 
 
 
「骸大人,這裡好無聊喔!!害我皮都在養了啦!」長相本來就有像動物還有個尖牙外露,犬穿著黑曜制服不停在旁邊發擾騷,而千種只是很安靜地跟在後頭,一點抱怨都沒有。
 
 
 
「不然你們去哪邊玩吧,我想看看這所學校適不適合攻下做成新基地。」骸對了他們笑了一下便繼續往前走,似乎不把心思放在兩位跟班身上。
 
 
 
他輕鬆越過了牆過去看這片校園,滿片櫻花飛得有序各有氛圍,可是吸引到六道骸的目光並不是這些花,而是站在他前方不遠處的一條嬌小人影。
 
 
 
那人對他冷笑一下,拿出武器像是不滿有外人侵入。「喂,你叫什麼名字?你看起來很強嘛。」
 
 
 
六道骸眼光停留在他身上很久,他感覺那個人好熟悉像似有見過面,一次比一次更湧上心頭。對方有黑色髮絲、一對美眸的鳳眼和孤傲不凡的氣質,穿著學校制服上方衣袖還掛著『風紀』兩字。
 
 
 
隨後六道骸朝著他笑了笑。「我叫六道骸,是黑曜中學的人。」
 
 

 
 
 
親愛的恭彌,我會一直一直陪你喔。
 
 

 
 
 
***************************************
 
 
 
很感謝大家看完這篇後世之歌,倒是有兩個月沒寫骸雲了呢(噴血
委員長先死然後骸桑自刎,這樣的殉情應該是很美妙才對(H)
不過我倒是愈打愈心痛。
 
雖然好久沒有看家教了,可是看到6918還是很高興的XD
我們下次見。(



126話深得我心


委員長:來吻我啊。
靠腰我願意啦!!!!!!(你滾#######
我好忌妒幻騎士啊QAQQQQQQQ(滾


神奇寶貝收集!(淦


對不起我已經中毒深了(倒
好害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